非持续性鸽饲料推销员

渡/鸽饲料
原创,架空设定/oc/摸鱼
常年音乐剧

老年,并且困
等等,其实我是纯人类爱好者

请多指教!

荒原-自然与人文

[(((*°▽°*)八(*°▽°*)))]
-
清晨天穹混沌一片,随着时间推移太阳逐渐升起,缓慢地变成血红色;而周遭的颜色则越来越苍白,看起来也愈加死板僵硬,仿佛是肮脏的颜料排排堆砌的平面。到了正午,太阳的轮廓会完全与周围割裂开来,温度将由闷热转为冷冽。
夜晚是干燥而寒冷彻骨的,月亮在漆黑的天幕下也白得可怖。没人会想在半夜赶路,因为一到夜晚所有火源都会被吞灭掉大部分的光与热,甚至不起作用,因此,先驱想要发明不灭的火焰。
日温差比较大。没有季节。人们划分日数确以太阳与月亮的升落为定,并以相同的份数划为年月。
冕日指全天白昼,持续数天。冕日是最危险的,太阳在这一天占有绝对地位,覆盖所有不封闭的空间,光亮而气温低,为太阳意象膨胀释放之时。
悼日则相反,是全天黑夜。悼日比冕日频繁,除了火依旧无法在室外有效使用外没什么大碍,反而它还相对更加安全,这时犬类几乎是蛰伏的。你能看到需要越过悼日前行的旅人为对付黑夜设计的高密集度的灯群。

-
满目昏黄和灰红的的荒漠,偶有巨石矗立;地势和缓,广袤无垠,仅在沿海有些连绵的小山。海岸边,红褐色的礁石高低不一,相貌千疮百孔。即使海水极为清澈,也无法掩盖它的粘稠和石油般的颜色,也许被捧起的海水就像水银那般流动,海床上扎煞着的深红色海藻同样也无法让人产生半点好感。海洋那半点贫瘠的资源对人们来说是极其有限的。
不管是内陆还是沿海的土壤都很贫瘠,供养不起蔷薇科的花朵,而多见的是沙漠玫瑰和郁金香,它们有着粗糙、蒙着灰光的卷硬叶。唯一娇柔的是鸢尾和野百合的花,密集地在或宽薄或呈针状的矮叶丛中擎起,它们完全有可能比叶从高很多而几乎在同一高度,也有可能匍匐在地面,由内而外朝向四面八方。球茎植物占了大半,除此之外也有大量品种的龙舌兰。

[古国与拜占庭]
-
西荒原,人们往往这么称呼,其实只是荒原的内陆,并没有什么类似国界上的特别规范。而它的另一个别称是古国,一个高贵的统称,古老残缺但至今仍被生机连结。
多是些小镇子,十几到几十户人家,为了物资骑马在各个地区间奔波即是常事。广大的西部,或是说大陆里部的居民区并没有规范严格的治理系统,靠着不稳定的邦联制维系,从政的人也需要到处跑的。但不得不说,西荒原的贸易十分发达。在这里,常见的(与荒原相关的)职业是猎人、驯师、占水师、术士(泛指)、匠贩(荒原中特指的一类人),而骑手时代已经过去,我们就不再提骑手这个职业了。不难想象最早骑手们从这里走出,在这里集会,酒肆为他们提供酒和马黛茶,再奔入荒原的深处。

-
拜占庭。建造于先驱,先驱时代戛然而止后的百年内是被废止的空城。整座城池的基架由先驱用语言制成,大部分基架都与先驱的技术有关,那些宽而长的宫廷式建筑、上面树立起的高大塔楼、有密门的地下室与人工湖,其他的比如说地下暗渠与非手工雕刻的围栏。在这方面,先驱的主要成就是建筑和设备制造,一些特殊的辅佐于先驱能力而设备。艺术方面来说,先驱的风格是粗犷而狂野的,透露着十足的浪漫与反抗,同时它却也遵从着荒原本身的原始色彩,繁杂细微的金属绕丝、雕刻工艺(常被用于柱子窗棂、马车的铭牌等等生活方面)被指控是学自高地的民族,也有人认为先驱中可能有来着高地的人。
靠海山丘上的城邦,以背信弃义建立的国度。即便是制度先进、衣食无忧,高筑的城墙能拦得住危险渗入城内,但无法阻挡风沙腐蚀着房屋与人心,包括他们的情感;拜占庭的工业水平足够支持当年先驱设想的大规模建设,只是如今无人懂得使用。拜占庭与外界相对隔绝,它的居民对此却也心安理得,浑浑噩噩,宁愿沉闷地活着直到死亡。

[狩驹与犬]
-
狩驹是荒原的独有产物,是居民除了犬、鸟、野牛、野兔和鱼之外最为熟悉的物种。它们体态似马,但更加高大,最大的种群会有两米之高。从体格来看,除了支持发达心肺的深广胸廓,狩驹是修长而瘦削的,绝非结构匀称的类型。它们的四肢扁平,后腿上明显少了充实的肌肉,骨量也较轻。虽然强度有所削减,但狩驹的速度在这片土地上首屈一指。
狩驹没有飘扬的鬃毛,取而代之的是脖颈上突出的脊椎骨;毛质短而生硬,远看也许就像石膏体上牵扯着一层薄薄的皮囊。关于毛色,常见的是黑—灰、烟蓝—白,毛色相对鲜亮的会被视为劣等。红狩驹的毛发像正红上附着灰的色调,常以故事中恐怖的象征身份出现。
狩驹的烈性与神经质仅次于同一片土地上的狗,无需人类驯养它本身就是深藏不露的猎手。在贫瘠之地,它们与大批的野兔共享相同的食物,若有野兔耽误了狩驹填饱饥饿的肚子,它们通常会勃然大怒,不由分说地跨开前蹄踏翻那只倒霉的兔子。另外,部分狩驹拥有短短的尖牙,不排除它们偶尔食腐食的情况。
被驯化的狩驹即使已柔和很多,它也不会甘愿俯首称臣,人与狩驹的关系永远不是主仆,或是朋友,而更像是某种利益关系。

-
犬,人们通常这样称呼它,不过说起来也只是大型的烈狗,其实并无特别,但它们是比狩驹还要古老的一族。犬类的样貌单一,长吻宽颊,额头宽平,椭圆而非三角状的耳朵,浅色的眼睛很大,单从面部来看,稍有一些狐的特质。但仅仅是头部,犬的身型短小而粗壮,毛发紧实,色系较多,强壮的领袖往往是毛色棕灰带红的个体。
既然提到了领袖,不难猜到犬是群居动物。犬群的机动性极强,捕猎能力远超该片土地的任何一种生物。它们常在高地上聚集,背对夜晚的黑海,嗥叫像是囫囵卷在一起的风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