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持续性鸽饲料推销员

渡/鸽饲料
原创,架空设定/oc/摸鱼
常年音乐剧

老年,并且困
等等,其实我是纯人类爱好者

请多指教!

HC视角段子两则

写文无力,还是把囤得发霉的短小段子拎出来了…
随便摸摸,随便看看(
至于是哪位主教,嘛

-
      沃尔夫冈,我做过一个梦,梦里一道金色的光穿透了你的胸膛,要把你带上天去,我跑着去抓住你,但你灼伤了我,之后我手上的皮肤因被烧焦而脱落了,新生的皮肤变出了一双更小的、吝啬的金手来,又或者在皮肤之下,我本来就拥有这样一双手。

-
      有人弹奏了莫扎特,于是他睁开眼醒来了。也许有一天萨列里和利奥波德也会被人弹奏,即使声音不够大。他们回忆起这个世界的须臾,然后再悄然离开。
  ...

2018-11-08

这里有一个狭隘地区的古老故事要讲,它关于孩子、老人和横亘于他们之间隧道般的生命,以及在世间上空飞行的鸟。
它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第一个,孩子的降生伴随着鸟的生命的开始,但人类不总是鸟,只有少数人能在蹒跚学步中让鸟羽翼丰满,将鸟保留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其中还有大部分是早夭的孩子。他们都有着明亮而敏感的眼睛,或者睿智又锐利。他们宁可什么也不知道,或者纵使希望离他们远去,恰好窥得了世间的悲伤,这时鸟就像一种赠礼。在这世上衰老的人,伴随他们的生命,鸟的活力逐渐萎缩了,它们不会留下令人干呕的尸体,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老家伙仅仅是可怜地老去的人类本身而已。
另一个,则是关于人(孩子)成长为鸟的,这个故事说,有...

2018-10-12

荒原-骑手

一条伟大而古老的存在之链(Great Chain of Being)被打破了。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再做与荒原同源的幻想的开脱,而是从最近处的现象出发,以智慧生命的视角探索它的生命活动,从该过程中插入性地了解剖析它,理解荒原,而不是在高位解释荒原,为其编织故事。
他们被称为「骑手」。
在书本上他们常被描述为高大骑马(领袖通常是骑青灰色与烟蓝色皮毛的)的身影,常披着精细裁制的修长披风,加上高立领好在夜里抵御严寒和展示纪律严明的风采。他们常用长柄摇铃作为传递讯号的工具,在骑手的故事里,摇铃清脆的响声是由一种三鸟共首、盘旋飞舞的生物代以发出的。驿站里,真正的骑手总会选择马黛茶。骑手有个关于智慧的传统,那就...

2018-07-25

荒原-自然与人文

[(((*°▽°*)八(*°▽°*)))]
-
清晨天穹混沌一片,随着时间推移太阳逐渐升起,缓慢地变成血红色;而周遭的颜色则越来越苍白,看起来也愈加死板僵硬,仿佛是肮脏的颜料排排堆砌的平面。到了正午,太阳的轮廓会完全与周围割裂开来,温度将由闷热转为冷冽。
夜晚是干燥而寒冷彻骨的,月亮在漆黑的天幕下也白得可怖。没人会想在半夜赶路,因为一到夜晚所有火源都会被吞灭掉大部分的光与热,甚至不起作用,因此,先驱想要发明不灭的火焰。
日温差比较大。没有季节。人们划分日数确以太阳与月亮的升落为定,并以相同的份数划为年月。
冕日指全天白昼,持续数天。冕日是最危险的,太阳在这一天占有绝对地位...

2018-07-24
1 / 4

© 非持续性鸽饲料推销员 | Powered by LOFTER